闪右|鬼番鬼|鬼我|妇蜜+吉人蜜|拉郎贵乱爱好者
 

【结界组】境界轮回

sama大人的一个视频引发的脑洞

没怎么写过结界组,但觉得这么好的梗不玩简直可惜

*现代背景注意

*没捉虫,小小的爆了一下肝√

境界轮回

00

八云紫,以间妖之名。

01

“灵梦,你在看什么?”同行的金发少女戳了戳同伴的胳膊,女孩浑然不觉。

这是一趟从新宿区出发的列车,晚间二十三点没什么人在,电车车厢里空空旷旷,只传来电子女声报站的声音。

灵梦死死攥着冰冷的扶杆,金属的触感刺激着她的神经末端。电车外是隧道黑暗的无尽的映像,风声呼啸而过。

“看到了么?”她说。

有那么一瞬间,魔理沙差点惊讶的叫出声来。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黑发少女旁如鬼魂般出现。她走得那么慢,那么优雅,甚至还撑着一柄硕大、古典的阳伞。不知为什么,魔理沙甚至无法移动自己的脚步,她无论怎么努力睁大眼睛,却看不清对面仅隔十余米的长发遮盖下的面庞。

灵梦抬起头,蝴蝶结滑落下来,黑影接住了它。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自己被一种力量击溃————对面的人,很明显,一个女人,夺目的脸蛋,曼妙的身材,包括她那柄阳伞和那双眼,都让灵梦无所适从。她伸出手试图夺回蝴蝶结,惊惧却在一瞬间顺着脊椎攀上肩头。

地铁里灯光惨白。魔理沙张了张口,明显的瞠目结舌的模样。

“那个…………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魔理沙惊魂未定。地铁已经变成一个牢笼,鬼故事般不思议的事她刚刚亲身经历。定定神,紧了紧背包的肩带,她望向呆愣着的灵梦:“喂,我们提前一站下吧,简直像是异变一样……”

灵梦点点头,伸手习惯性的理了理头发,却发现蝴蝶结不翼而飞。

她迅速地回头。黑暗中紫色的巨大瞳孔收缩了一下,仿佛不堪这来自少女的冷漠的凝视,扑闪间消失不见踪迹。

“走吧。”少女道。

02

“博丽同学,请你再说一遍丢失的物品,说慢一点,我好详细记录。”

身穿警服的男子望向对面目光放空的高中生。女孩显然正值最美好的年龄,也许是十七岁吧,红色的方格子织物以柔软状态的披在白皙的大腿上,夕阳斜进警署,少女细腻的侧脸被昏黄的光线染得祥和而明艳。黑曜石的眼眸折射着阳光,星辰的碎片般耀眼。

“一共五件。一只短毛猫,一条领带,一套巫女服,一只诺基亚手机和两箱蜂蜜。”

警察有些诧异,抬起头来:“这些东西,都不怎么贵重啊……除了那部手机。怎么,能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么,真的不是恶作剧?”

灵梦摇摇头,“如果说是恶作剧,还不如说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才偷了手机。”没有蝴蝶结的绑束,灵梦索性就让黑发披散下来,倾斜在肩头上,幽幽生光。

“喺——————”

警察吓了一跳,座椅后传来一声怪异的猫般尖叫。他拍了拍座椅四周的墙壁,有些恼火地喃喃:“最近没有闹老鼠啊……”

而另一边灵梦站起身,将警署招待她的水一饮而尽后躬身:“谢谢您,我想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取消报案,麻烦你们了。再见。”

她真的就那么拉开玻璃门,踏着还未沉入海洋的阳光离开了警署。警察呆呆地看着她逆着光的青春的背影。

“蜂蜜这个月我喝了两瓶,领带每个工作日都会打在领子上。短毛猫是邻居家的,我和它玩耍的时间超过了三个小时。巫女服……这大概是特殊癖好吧,似乎有点想起来了,你和上次那只眼睛、拽走我蝴蝶结的混蛋好像是一伙的?”

灵梦自言自语着,心情出奇的好。也许今天涩谷的风也应景吧。

警察不知道的是,在他回过身的一瞬间,打着橙色蝴蝶结的黑猫从巨大的裂缝中钻出,龇牙咧嘴地向少女挥斥了下肉嫩的爪子,抓破空气,呲呲生响。

03

接近夏日,海洋吹来的暖湿气流让整个日本笼罩在惬意的温度中。

“5月4日,晴,土日。”

灵梦斜靠着树干,树叶相间,太阳投下的光斑散落在她已显得有些厚重的毛呢裙上。似乎是热了,灵梦扯开领结,把外套脱下挂在臂间。抬起一只纤细而幼嫩的手臂,她眯着眼享受五月的微风。

学校围栏旁有家远近闻名的章鱼烧店,此时毗邻角落的她鼻尖能捕捉到似有似无的章鱼烧气味。街道上人流还没多起来,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抢着姐姐的冰淇淋。

这是博丽灵梦第一次与八云紫相见的场景。

高挑的女子撑着阳伞,在灵梦面前投下一片阴影。灵梦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八云紫小心地提着短毛猫走出裂缝的场面。狭长的裂缝中眼睛眨了眨,又如同被劈开的水般合上。

灵梦依旧维持着最初的姿势,丝毫没有要挪动身体的意思。她笑了笑,如同时不时刮过的微熹的风般令人舒适。“看来猫也是被连累的吧。”

短毛猫一被放下,就警惕的四处打量着。待确定没有了危险,它撒腿往灵梦的方向狂奔,却撞进了八云紫的怀里。

“我的占有欲大概到了连猫都无法忍受的程度。”八云紫丝毫不觉得自己针对一只奶猫的行为有何过分之处,声音如同诱惑人类吞下禁果的萨麦尔般富有磁力,“八云紫,一只间妖。”

“博丽灵梦。想必你知道,要不然也不必针对我。”灵梦伸了个懒腰,从紫手中接过受了不少惊吓的猫,掸了掸校裙上的草屑,“你看起来不像是斯托卡,也不像个欧巴桑。这样小绝在你那呆着应该不会太受难吧?毕竟它是邻居家的猫,在我手里死掉不是很好呢。”

灵梦久久未得到回答,疑惑地抬头,正撞见八云紫那双深沉的紫色眸子中自己的倒影。

紫金色卷曲的长发和着风飘拂,光辉耀眼。

“蜂蜜能还我了吗?”

灵梦突然感到一阵被看穿的不安,她有些不悦,没什么好气的抬头询问。

“你还是像从前……”八云紫笑着摇摇头,阳伞转开一道与之前相同的狭长裂缝,从那之间,一只染着红指甲的女孩的手泄愤般丢出一箱蜂蜜来。灵梦惊呼了一声,正准备扑出去将纸箱抱在怀中,却投入了八云紫的怀里。

动了动头,猛地发觉那柔软的东西是什么后————灵梦觉得脸上发烧,她像是被烫到般跳开,指着裂缝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弄坏我的蜂蜜?”

女孩探出头来,虎牙张扬地闪着银光,声音如同猫般尖利:“你的小绝为什么要我来照顾!它又烦又笨,怎么能让蓝大人————呜呜”

那只涂着红指甲油的青葱般的爪子被另一只大得多的手捉住揽进怀里,灵梦只来得及看清两种尾巴缠绕着消失在裂缝中的情景。

“……什么嘛。”抱起蜂蜜,灵梦头也不回的走向教室的方向,“别对我的巫女服做奇怪的事情!”

少女清水般透彻的声音随着软风飘过来,紫愉快地笑笑,回了一句:“逃了体育课,小心被逮着噢。”

少女脚步一顿,继而加快了步伐,逃一般地离开了令人窘迫的操场。

像从前一样……什么故作深沉的家伙,从前根本不认识你————肯定是斯托卡一个!

04

少女,月光,DVD。

灵梦摩挲着从蜂蜜盒中拆出的光碟,很明显是私人刻录的,表面只有刻录时间。

两小时前她回到家,干渴的很便想拆一瓶蜂蜜喝喝。然而箱子虽然沉甸甸,却只剩下一瓶蜂蜜来。一封显得很雍容的烫金信封,还煞有介事地盖着戳,躺在箱底。剩下的便是几摞光碟密密匝匝胡乱摆放着,显得很是杂乱。

“启信佳。

亲爱的灵梦小姐,为了表示借走您私人物品的歉意,我斟酌再三还是落笔写了这封信。

巫女服和领带由于雨水的突然而被弄湿,三天后我将前往您的宅邸,届时将会归还与您。

您的诺基亚手机过于陈旧了,紫大人决定让我给您重新购置一款较为新型的,在此询问一下您的喜好,您可以通过附在文后的固话号码与我联络。这个服务不会收取您任何费用,请尽管使用。

至于您的猫,它在我们这里的四天里受到了良好的照顾这点还请您放心。由于多年饲养着猫,我也算是一个资深的养猫者,这点与您说不定还会有共同语言。

另外,橙(就是那只黑猫),她虽然很顽劣,对于小绝抢了紫大人和我的视线有诸多不满,但事实上她照顾它时比我们都要认真。请不要因为她的无礼而错认她。

不好意思地提一句,这次给您附在信中的十万日元是用来赔偿您的损失的。但是如果您方便的话————可否为我带一袋‘秘制匠坊’的油炸豆腐————如能做到,万分感谢!

                                                             ——————八云蓝”

“什么嘛……”灵梦把十万日元的票子抽出来甩了甩,声音似乎很沉闷。她揉揉眼睛。一切都得到解释了,那么这些光碟呢,这么多,让她怎么办?扔掉还是卖掉?

目光转向DVD机的灵梦抱怨了声,随手将光碟放进去。电视吭哧吭哧开机,画面闪了出来。

最初是一阵大雨。貌似是神社的古旧建筑物下,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女孩抱着巨大的扫帚。

雨中八云紫走近,阳伞收起后她对着女孩说了些什么。女孩惊讶地睁大眼睛……放映结束。

按照刻录时间,灵梦挑挑拣拣又放了一张时间最近的进去。这时女孩大概变大了一号,像是抽条的竹节般亭亭。女孩身边笼罩着红色的雾气,她不耐烦的和一身黑的魔法使冲进了红雾。

下一张。明明是春天却飘起了雪花,红色的巫女又去寻找异变。下一张,占据天空的巨大月亮,紫和女孩一同向着没有尽头的夜晚冲去。下一张,60年一次,花开满了大地。不知所踪的少女淹没在花海。下一张,神社有了竞争对手。下一张,地底的妖蠢蠢欲动。下一张、下一张……

少女的故事似乎永不完结。

灵梦越看越焦灼。她不知为什么全身都被汗所浸湿,而放进最后那张碟时,她的手近乎颤抖。

“你好,我是八云紫,一只间妖。

请问,如果你是博丽的巫女,你记起来了么?”

灵梦惊惧地叫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弹跳,离开了屏幕很远。

她想起来了……为何她会惊恐,为何她会那般焦灼,因为光碟中的女孩,和她有着一张相差无几的面孔!

05

出乎灵梦的意料,在周末清晨阳光正好时叩响了私宅的门的人不是那什么八云蓝,而是紫本人。

她没有带着那柄阳伞,温和地笑着,手中挽着那叠衣物。如果不是她那显得超脱时代的长裙,简直像个邻家的大姐姐。

灵梦刚从床榻间撑起来,只穿着一件素白的睡裙。紫内敛地笑笑,目光注意着少女美好的曲线,如水仙花般清透而优美。灵梦对这视线感到不悦,收下巫女服和领带就转身准备回去补眠。谁知她刚刚把八云紫关在门外,对方就在她踏进卧室的瞬间出现在她眼前。

“我想我得告你个擅闯民宅。”

“人类法律毕竟制裁不了我。喏,新手机,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紫走近她,将她的手盖上手机冰冷的外壳,紫的手也如同无机物那样凉。

八云紫的眸中分明还想说些什么,但她垂下头,无奈笑笑后,如同她来时那般消失在卧室。

灵梦的眼前模糊起来,不知是为了什么。

06

夜间,新手机振动起来。短讯来自唯一的联系人“紫”。

“很久之前有个巫女问我,人类是否能像妖怪一样赛跑得过时间。

我回答她不能。但她又问了一次,很执着很执着。

我便说,就像博丽的巫女一样代代都是人类,代代守护着结界,代代庇佑着幻想乡。她们也许只是闪烁着的烟花,只是一瞬而过的流星,但她们却最有力,最特别。

直到有一天,我爱上了一个博丽巫女。

她叫博丽灵梦。

在她衰亡之前,我答应她:无论怎样,当我再次遇到她,我都会说声:‘初次见面,我是八云紫。’”

灵梦也不知道,她究竟忘却了谁。




查看全文

【红魔】假若我离去

甜腻腻的黏糊糊的红魔组

假若我离去

请您不要哭泣

您的泪水只由我来舔舐

从您那光洁且诱人的脸颊上

舌尖尝出咸涩的液体

请您不要哭泣

否则我将嫉妒

嫉妒那有幸能吞食您泪珠的毫无生气的器物

嫉妒那包裹着您的衣裳

嫉妒那时时刻刻充盈您的空气

嫉妒令我发狂

令我无法自抑

假若我离去

请您不要忧虑

不要漫无目的

在公路上兜兜转转

挥动您那属于夜色的翅膀

焦急而惊恐的搜寻

请您不要忧虑

我必能安然无恙

请别为我担心

就像对您自己

假若我离去

请您务必坚强

您应该成为皇

至高无上,端坐王座之上。

您拥有的威严与权利

将永远驱使着我等的灵魂

让我那悲哀 怯懦 无能的死去的肉体

从咸腥泥土之中爬出

接受您的指向

请让我爱您

请让我拥有爱您的权利

我曾于红雾之中拥抱您

您那瘦小、娇弱的身躯

在我的抚摸中瑟瑟

您是最美艳的蔷薇

却拥有着改变命运的能力

我曾困惑

我曾彷徨

您于雪中拯救我污秽的生命

它卑微 低贱

可却止不住的雀跃

您曾陪伴我

为我指明生的方向

就如同我陪伴你

请你务必忘记

关于一个人类

关于我的一切

然后再次寻找

一个合格的妖精女仆

假若我离去

从此向下,a thousand years————

查看全文

【东方同人】完美小姐(1)

完美小姐

这是一篇突发文,很雷很雷。

文风也许会有点怪异。

我认为甜的cp就发糖,我认为虐的就撒玻璃渣(*/ω\*)

对了这一篇是主角组。

0.

完美小姐在别人看来是完美的。

完美小姐认为自己是完美的。

可是最近完美小姐的完美外壳下,似乎有什么裂缝开始发酵,黑色的触角探了出来?

第一站是魔法之森。

道路旁滑泞的菌菇攒聚,有的释放出布满毒素的瘴气,有的则喷出色泽黯淡的孢子,弄脏了完美小姐的红色巫女服。

黑色的老鼠打开门时很是吃惊,她奇异地吱吱:「完美小姐为什么不飞着穿过魔法之森?」

完美小姐似乎有些困惑,皱皱眉:「今天不会飞。」她提提裙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黑色的老鼠有些错愕,嘴旁的胡须摇了摇,神色惴惴却又溢满期待:「完美小姐今天不完美了?」

完美小姐默默点头,神情却带着些萧索和寂寞。

多少人只知道她是完美小姐,她居住在完美神社,谁能理解她的不完美?她默默注视着挚友,黑老鼠可以么?

她看着黑色老鼠兴高采烈地喃喃着『不完美的完美小姐』,心下有一点点失落。

为什么会失落呢?她质问自己,完美小姐怎么能失落呢,只是因为她是黑老鼠罢了。

咕咚咕咚的热水响声惊醒了还沉浸在愉快幻想中的黑老鼠,她急忙抓起一旁丢下的黑乎乎看不出颜色的铜锅,蹦跳着跑上楼去。

完美小姐抬头,黑老鼠小牛皮做成的鞋底踩的年老的木梯「咂咂」响。她闻到一种奇异的香气,历来口味怪的自己居然被一锅煮蘑菇引发食欲,这使完美小姐觉得自己越发不完美了。

她动作有些尴尬地掏出口袋中的礼物,准备做一个无声的祝愿者。

「完美小姐!完美小姐!」

完美小姐的鞋底刚刚接触到魔法之森常年泥泞松软的土地,耳边便炸响黑老鼠爽朗的呼唤。

「完美小姐,这锅蘑菇汤——哎哟!」

她转过身,黑老鼠狼狈地趴在道具店灰尘仆仆的木质地面上,那锅汤被魔法稳稳地托住,而黑老鼠在软软地笑,声音带着欣慰和满足:「完美小姐的飞行秘籍——」

完美小姐突然觉得,黑老鼠其实一点都不像老鼠,她有着令人骄傲的金发和太阳花般热情的眼眸,是那么的温暖、令人着迷呀。

她重又收回步伐,转向黑老鼠的那锅蘑菇汤。它仍冒着热气,散发出令完美小姐有些想要流泪的热度。

「喝吧!魔法蘑菇会让你变回那个会飞的完美小姐——完美小姐会开心吧?」

完美小姐怔怔地看着黑老鼠那双鎏金般闪耀着活力和期冀的眼眸,只觉得自己似乎沉溺于一碗蘑菇汤了——不,大概是缥缈无定的香气吧。

「糟糕……」

她暗自想,却后知后觉自己已经将想法宣之于口。

她透过碗上方朦胧的雾气打量对方,却看见黑老鼠摇的更加欢快的胡须:「完美小姐不再完美,可我从来都喜欢的是不完美的完美小姐啊。她会笑会哭,会摔跤会弄脏衣服,但从来不会忘记我的生日。每年她带着廉价的礼物来到我这个阴暗偏僻的老鼠窝,我都是带着迎接圣迹般的心情来面对她的呢。所以说,即使——」

即使你不再完美,也是那个完美小姐哟。

黑老鼠握着完美小姐递来的、还带着掌心温度的小小太极玻璃球,望着对方飞行远去的背影,满足地微笑。

「祝我生日快乐,灵梦。」

越来越喜欢虽然软妹但攻气足的摸你傻和虽然拽但受气满满的灵梦了prprp

这是灵梦总受计划的起点和开端!

查看全文

【东方同人】四季(2)


「四季之春」

莉莉白旋转着飞行的身影融进了覆盖着薄雪的山峦。

“春天啊——”香霖堂高高堆起的货物架旁男人无奈地抱怨,“是个麻烦的季节呢。”

红魔馆的门番一如既往地打着瞌睡,红发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波动。

一切似乎都静谧而温和。

绿发的妖精猛地惊醒了。

她环顾四周,没有错,有一种令人很不舒适的目光正注视着她,窥伺着她的一举一动,用眼中反射的光线将她囚禁在一个未知的牢笼中。那种东西,怕是连她睡梦中的一举一动都能毫不费力的观察到吧。

在雾之湖畔,冰冷的指抚摸过还带着余温的相片。天狗在她身后眯起眼讥笑:“你这是何苦来哉,不愧是幻想乡的最……”

下一刻她狼狈地飞远,愤愤然捏紧了手中的笔,暗自拟定了明日文文日报抢眼的标题,没错,『神秘人热切追求大妖精未遂』,一定夺人眼球、全幻想乡传阅!

钟楼奏响十二次,发出的沉重嗡鸣惊醒了大妖精,她蹑手蹑脚的爬下床,透过厚重的红玻璃窗打探那个躁动的春夜。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她模模糊糊地想,今夜的月红的有些异样。

她不知道的是,每逢这一天红魔馆都固有的浪漫把戏,常以赤月开场,红雾结束。

『你浪漫的步伐踏着春歌和着冬雪,

温雅若罗兰般幼嫩的笑容被我珍藏

‘嗨,美丽的猎人小姐’

你清晰的咬字、微微颤抖的童音令我心神荡漾

‘可否指给我一条明路,

它通往暗红宅邸

那里有鲜血做成的奶茶、筋脉混合的糕点’

我先是讶然,再是欢欣

原来你那小小的、微微抖动的乌黑翅膀并非装饰

我听见我战栗着呼唤:

‘优雅的吸血鬼小姐

你是那么的诱人、仿佛月光下待人采撷的玫瑰

即使你有着尖利的獠牙,那我也毫无芥蒂

因为你要的奶茶和糕点

尽蕴含于我这副罪恶的身躯’』

芙兰朵露轻声哼唱着,她细瘦的臂膀在阴暗的地牢中反射着略显殷红的光线。这首诗是女仆长作的,女仆长会为芙兰带来好吃的蛋糕和新鲜的红茶……这么想着,她斜倚在铺着软垫的角落,抱着魔理沙送来的玩具熊,嘴角带着微笑睡去。

她变得嗜睡起来,似乎是因为……美铃说过,春困秋乏夏无力,反正都是要睡觉麼。

而那位被歌颂的、「优雅的吸血鬼小姐」此时正放轻翅膀扇动的频率,慢慢俯下身,眼神凝聚在熟睡的十六夜脸上。她的银发在她眼中熠熠生辉。

“The World.”

我多么希望时间停驻,可惜即使是咲夜也做不到呢。

她念,暗红色的命运早已改变,没有什么比情人节一天的狂欢更加重要。明天,和咲夜一起去转转吧,在红雾的遮挡下,刺眼的阳光并不可惧。

翕动的眼睑下,十六夜冷静地窥视她的主人,轻叹。

我多么希望如此的命运持续下去永远不要改变,可惜即使是大小姐也做不到呢。

白玉楼很热闹,毕竟情人节一年一次,不好好闹闹都对不起春野妖樱①了。

“红雾异变?”妖梦收刀时无奈地笑笑,似乎不以为意:“这大概是蕾米莉娅搞出来的把戏吧,没什么威胁性。”

确实……梅莉眯缝着眼,看向远方,那里一片红色薄雾,跟随着什么节奏走走停停,确实不像是有什么威胁的样子。她用刀叉肢解着幽幽子好心递来的布丁,百无聊赖地打量着白玉楼。

大气的传统和式建筑,风貌蛮像外界她所熟知的那种文物级建筑,但也许因为是在冥界的缘故吧,楼里那株樱花显得有几分诡异。初看时妖艳而绮丽,细细打量却让人不寒而栗,就好像……

“他在吞噬生命。”

身后传来物理学家冷冷的声音,梅莉僵硬地转过身,不出意料地看见莲子直视着她的那双眼睛——它们凉的像是放进冰窖冷冻过。

“有时我真羡慕你,梅莉。”宇佐见莲子略微偏转过头,目光转向餐桌,神情恍惚地,“你那双眼睛可真好看呢,就像你那颗心一样,纯洁无暇,什么都愿意相信,什么也不会多想。”

说这话时她的神情让梅莉想起了几天前的莲子……那时,仅仅是一块②绿色的宝石……仿佛就激发了莲子的嫉妒欲望……如果这是真的,那么……

“不要紧,梅莉。不要紧的。”

为什么在春天,还会有寒风呢,梅莉想。

她所不知道的是,宇佐见贪婪地望向她的金发……它们伴着风起落,璀璨而耀眼。

要是能够永久保存,做成项链或手链就好了。

莲子边想,边用餐刀切割下一块火腿,放入口中咀嚼。

「四季之春」

fin

为什么明明是春天写起来反而要比冬天还要阴森啊(╯‵□′)╯︵┻━┻

嗯,此章涉及的cp太多我都数不过来了……主要有大琪露【这应该能看出来】,隐藏彩虹组,红魔组,存在感薄弱幽冥组还有秘封组☆乡长本来有戏份后来还是删除了【我怕被打】

这章用的梗略多,就不一一解释了。说明一下两个地方,①春野妖樱是B站一位大大手书的名称,看了蛮喜欢,这里作为冥界恋爱神灵使用。②绿宝石这是凋叶棕的一首秘封组相关的歌中所使用的,具体还要牵扯到帕露西和【我好嫉妒哟】之类,就不赘述了。

总而言之,夏篇我一定要写千年组和永夜组【握拳】








查看全文

【东方同人】四季

这是一篇抑郁症患者的产物。

请不要当真,关于私设的部分。

*请不要介意画风问题

*血腥描写有

一 、重生之冬

「众神眷顾的幻想乡」吗?

博丽灵梦搓了搓手,继续执起竹条扫帚清扫起神社门前的积雪。

世界被突如其来的大雪打得猝不及防节节败退,白色冰冷的柔软絮状物——我们把它称之为雪的东西,覆盖着幻想乡。塞钱箱上也积了厚厚一层,白色倒不讨人厌弃,博丽也没有刻意地打扫它。

望着天空中缓缓出现在视野中的白点,望着他们渐渐地消失,伴着风做短暂的舞蹈后落幕,望着这偌大天幕下可悲可怜的人类,灵梦忽然想大喊,想哭泣,想一头扎进这寒冷刺骨的世界里,然后溺死在神赐予的温柔中。

“灵梦。”

魔理沙出现在神社中,她似乎从没有学会走正门的习惯,此时正略有些诧异地扶了扶黑尖帽的帽檐:“你怎么了?”

灵梦缓缓地打量着她,从冻的略微发红的手指到沾了些雪粒的黑衣再到埋藏着不安的眼,她浑身战栗了一下,似乎通过辨认熟悉的友人把自己从神秘的空间中拉了出来。

“没事。”

灵梦轻声说。她的双眼注视着苍白的天空。

“下雪了吗?咲夜。”

陶瓷器具碰撞所发出的一些清脆却绝非悦耳的声音传进娇小的吸血鬼耳里。她敲了敲空了的玻璃碗,金属勺与碗口相撞迸发出“叮”的一声。

十六夜咲夜稳稳地将茶具摆弄好,提腕将红茶从略微发烫的茶壶中倒下,散发微微茶香的淡红色液体引得吸血鬼淡淡地笑。

“大小姐,下雪了。”

咲夜拉开帘,看到红魔馆门外素白的地面,玻璃窗上结了一层冰花,她轻声建议:“要不要叫美铃回馆里?”

蕾米莉娅没有回答她。

她转过头,对上吸血鬼痴迷的眼。

“咲夜,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也是个雪天。”

那目光温柔而缱绻,仿佛正洞穿了时光往过去回溯。

庭院里西行妖开得妖艳而霸道,攥取了无数人的目光。

伴着纷纷的落花,地面上激起一层圆弧状扩散的白雾,剑光在这美景下似乎也袅娜成了镜花水月中一吹即散的倒影。

剑入鞘的那一刻,淡蓝色的裙摆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起头,似乎有些不确定,隔着白雾问:“幽幽子大人?”

“午茶是小点心,”对方轻轻在笑,声音却仿佛来自天际般遥不可及,“佐上新雪和西行妖之花瓣碾成的花糕,滋味妙极。”

妖梦睁大了眼,忽又闭上,“幽幽子大人,八分饱即可。”

“唉。”

那人轻轻答,帽上的是雪还是血?她已分不清了。她已堕落在这雪的温柔中了。

天狗焦急地等待着。

她在这守了几天了,厚厚的雪已把她埋成一个活脱脱的白色雕像。这样反而隐蔽些,她自嘲的想。

她来这是为了藤原氏的新闻,虽说这种天气东奔西忙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总比没有的好。

竹林中巨大的火鸟飞行着,翅上的火焰将稍稍靠近些的积雪都熔化了,却巧妙地避开了每一根竹子,不至于酿成灾祸。

火焰的惊心动魄的颜色惊动了蛰伏在雪底的蛇虫,一时间竹林充斥着动物爬行的细微声响。

“妹红!”

上白泽的角反射着雪光,刺进藤原眼里。她半眯起眼,打量着对方,忽地收了火翅,足尖触及地面时的一点声响被松软的雪接纳,悄无声息。

“辉夜她……”

话语被剧烈的动作打断,妹红的火爪撕裂空气劈断一片未长成的竹子。它们带着绿倒下,结束短暂的生命。

“不死有什么好!”慧音只感觉捏在自己肩头的手带着惊人的烫意,背后是雪彻骨的寒,“不死有什么好!不能死去的活着有什么好!彻天彻夜的绝望、悲伤、哀嚎!你看着她离你而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藤原有眼泪吗?

慧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伴着撕心裂肺的大笑,孤寂而落寞。

「四季之冬」

fin

可以看出这一篇的cp分别是主角组,红魔组,冥界组,还有竹林、不死的三角关系。

嗯……写到妹红那段心疼的很,这里给她一个爱上人类的设定。

所以说【小声】慧音和公主其实是单箭头——因为藤原爱的人类就是我吖~\(≧▽≦)/~

查看全文
 
©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