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a

就是一个闪厨而已,其他随缘。

已经病了的言金党人。没粮好饿。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肆-

云破月:

没时间写生贺,只有更文了。


叶山生日快乐,希望你在渡航笔下能有个好结局。








四.


 




“不,是我。找你有点事,能谈会儿么?”


 


语毕后之后门内没有立刻传来回应,停顿了一会儿后响起细细簌簌的衣料摩擦声。过了一会儿面前的门从里面打开,叶山穿着换好的校服看着我:“又是工作的事情吗?”


 


似乎早就断定了除了委托以外的情况我不会来找他,但这次却是为了一色跟我的一点私事。对于一色的事情他是有极力在回避,这次会不会告诉我其实也没什么把握。


 


“那个,是关于一色的事情,她最近有来找过你吗?”


 


刻意忽略了先前的问题,我直接问了最想知道的情报。


 


“……”


 


似乎想起了什么却不愿说的表情,他侧身走出来一只手把门掩上,然后用仿佛看透什么的眼神看着我:“她现在大概在烦恼吧,但很遗憾我并不知道她的去向呢。”


 


显然在回避我的问题,虽然也姑且知道他不一定会告诉我,但我想知道的还有另一件事。


 


“你一会儿有空么?”


 


“...有是有,”略带疑虑地停顿了一会儿:“不过…?”


 


“这里说可能不太方便,总之,有点事想拜托你。”


 


似乎遇到了什么罕见的事情,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那我们一会儿在哪见?”


 


“…这种事情就不要交给我了,你决定就行。”


 


-


 


叶山挑的地方还算安静,大概也是考虑到我是找他说事情,所以脸上的表情也没怎么放松过。在对面坐下后他把水单递过来:“你想喝什么?”


 


我耸了耸肩:“太甜的就算了,今天有点过敏…”


 


“…是吗。”眉头有点疑惑地皱了下,随即他的视线又回到水单上,多加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轻声对着身旁的服务员点单。


 


---嘛,难不成他真以为我只会喝咖啡。


 


正当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琐事的时候,他又突然开口道:“要拜托我的事,也是关于伊吕波的吗?”


 


在这种地方真是敏锐,还是说我给他刻有印象就是如此呢。不管怎么说,一色的事情貌似也不能再拖了。


 


“算是吧。”


 


闻言他轻声叹了口气,之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声音稍微尖锐了点:“我不可能因为你的工作去跟她交往。”


 


“这个我知道。”强迫他人交往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干不出来,况且也想不到什么好处。至于侍奉部的工作,看起来我也不像是那种认真工作的人…吧。


 


“今天找你出来是为别的。” 看着眼前带着询问眼神的叶山,我想着接下来的措辞:“对于一色的事,你一般是怎么回避的?”


 


“……”


 


明显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时间仿佛在此刻拖慢了一拍。


 


他犹豫了片刻,才略显困扰地开口道:“伊吕波,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不,是因为我不太会应付吧。”


 


确实,没想到雪之下和由比滨也会这么在意她的事,我却只把那些当作调侃而已。然而事实如何现在连我都有点搞不清。一色这种连叶山都疲于应付,对我而言就更是棘手的存在了。所以在事情真的朝意料之外发展之前,也该想办法抑制一下。


 


“你之前不也这么说。”


 


因为我不会拒绝之类的。当时听了只是颇为恼火,如今却不得不承认有他的道理。


 


沉默期间服务员正好端着沏好的茶水送过来,叶山轻轻点了点头跟对方道谢后才转向我:“你也察觉到了吗。”


 


他到底是在指刚才的话呢,还是一色的事情。试探性的口吻一直没变。


 


话语之间如同隔了一层近乎透明却又无法视而不见的膜,这让我有点不舒服。本来若不是迫不得已我是绝不会想到来拜托他的,不管是出于对我自身的考虑,还是对他本人的考虑。然而应付一色的事情,却似乎少不了他的帮助,这也可以说是我之前一直把一色往他身上推的惩罚吧。


 


“最近,有点辛苦吗。”


 


对于突然转移的话题有些惊讶,他愣了一小会儿才似乎意识到先前的问话,然后苦笑道:“真是意外,你会问这种问题。”


 


“只是稍微有点在意,之前户部跟我说了一些。”


 


 “他连这种事情都会跟你说吗…”


 


“也没什么,只是说了你最近社团活动都有早退。而且最近连学校里的风声都很杂乱,会察觉不到才比较不对劲吧。”


 


“是吗…”他一边低语着一边看向玻璃外面不时穿梭过的行人和汽车,兴致似乎有点低落。


 


“如果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的话,抱歉。”


 


“没,你用不着道歉。”


 


这种事情就算是他也没法控制吧,我也不是来问罪的。


 


“伊吕波的问题,也跟这些有关吗?”


 


“不清楚,不过事情确实开始麻烦起来了。”


 


毕竟是我这边的请求,不表示点什么似乎也说不过去。


 


“今天就让我请客吧,拜托了。”


 


叶山苦笑着皱了皱眉:“看来事情真是变得相当麻烦呢。”








-TBC-





评论

热度(12)

  1. 圈a云破月 转载了此文字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