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a

就是一个闪厨而已,其他随缘。

已经病了的言金党人。没粮好饿。

【双源】随手的一个段子


*短

*一方角色死亡

*无逻辑无背景。稚女痴汉设定,年下党。

“呐————”

一边这么说着,他一边拉动身旁人臂上那块湿透了的布料,双目却望向夜空。

“哥哥————怎么还没有来?”

他打个滚,鼻腔中充斥着青草清晰鲜明的植物香气。耳膜中是贴近自然的放大了数倍的昆虫鸣叫声,露水湿漉漉地顺着草尖滑落进领口。瑟缩了下,他随即又笑起来。

空气像是被冻住了,粘稠地带着浓重的湿气附在体表。男孩那双显得有些女气的大眼睛里映着黑沉的夜空,无数光点在闪烁着。他咳嗽了两声,环抱住哥哥冰冷的躯体,把头埋在兄长坚实的胸膛上,喃喃地仿佛困倦了,声音低下去,“哥哥……再不来我就要睡着了……请让流星君快点赶路吧……”

被他紧紧抱住的少年面色苍白,脖颈无力地向旁侧弯折过去。鬈曲的睫毛上挂着露水,随着弟弟近乎蛮横的动作抖落下来,顺着脸颊的线条隐没在衣物中。他双目紧闭,看起来一副不会再醒来的样子。

稚女扶着哥哥坐起,让哥哥那比自己高且结实地多的少年人躯体靠在自己单薄的肩上。他双手从源稚生腋下环过,在兄长心脏处汇合,紧密地扣合住,再向着自己的方向拉进。那的确是太过近了。零距离,负距离,手臂像是坚韧执着的柔软藤蔓,攫取了猎物,想要把他的一切揉进自己之中————男孩的鼻头被少年有些支棱着的短发磨红,他忽然不知道自己怀里的人是谁了。究竟是谁值得他呼唤一声哥哥呢?

“是谁呢?你是谁呢,哥哥?”

男孩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声调却分明是在笑。是在庆幸什么吗?谁知道呢。

流星还是没有来。

----啊憋不住我就写了。刀剑里的源氏双子,很容易联想到这两个。性格都很像,于是就写了。背景啥的随手瞎写。纯粹为了欺负稚女。

评论

热度(11)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