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a

就是一个闪厨而已,其他随缘。

已经病了的言金党人。没粮好饿。

【叶韩】古风无题chapter4

填、填坑……反正要填坑!!!!!

前文 01 02 03


chapter4


“什么?茶钱没付?!你这摊主莫不是记性有问题了,我可刚刚付过钱!”孙翔有些恼了,不由拔高了嗓门,愤愤道。

他刚刚气急了些,习惯性的“本王”硬生生在嘴边改成了“我”。魏琛那是何许人,一下就捉出这处小小的口误,心下暗自琢磨莫不是碰上个招摇撞骗的?

目光斜睨到那匹制造局统一样式的机关马,魏琛摇摇头:错不了,这玩意儿可不是谁都能骑出来在大街上晃荡的。更何况据他所知那肖尚书也不是什么贪腐之人,冒充他捞不得实际油水。

“莫急莫急,肖尚书,小摊店本来就经济拮据,您这么个贵人来了还不得顶我半天的客人?这样,”魏琛微微前倾,将他那沧桑有力的左手自粗布衣裳中抽出,挤挤眼眉,比出个“三”来。

“你什么意思?”

孙翔一掌拍在木桌上,茶盏跳了下,没摔碎幸运至极。魏琛提心吊胆地——————谁叫这是他当年隐退时从蓝雨大本营顺出来的玩意儿呢,指不定转手就是个靓价,怎得让这肖尚书一掌给弄碎了?他也不嬉皮笑脸了,正正颜色,道:“肖尚书,我也不同你拐弯抹角。三招,就三招,老夫年少时那也是打架有瘾的英雄儿郎,这么个荒僻地方呆了几年能不手痒?听说肖尚书你是能文能武,怎么,陪我来一场?”

长风正烈,把孙翔的心思吹得荡来荡去。他不就是想赶在叶修之前截到韩文清,再和人家打一架一雪前耻麽,怎么一路上山精鬼魅都跑出来挡道。思及这,他想的烦了,索性挥挥手,袖口上的缀穗晃来晃去:“行行行,就三招啊,我不让你的。”


这厢韩文清一人驱马跑在前头,官道上风里都裹着黄沙,碰巧又是前后坦荡的京郊,不曾有过什么大山势能够挡住这些个沙暴。他心中默默思索着回城以后必当和叶修提提这民生环境的治理,恍然间只觉人影飘忽过眼前。

“嘶——————”

胯下坐骑竟是人立起来,显然受到了惊吓。韩文清连忙勒绳抚慰,同时环视周围。必定有什么人刚刚打他面前掠过,而且显然可见,那人没什么善意,多半冲着他来。四周黄沙漫天,风声呼啸,回头时根本觑不到一点儿大军的影子。韩文清心一沉,若是有埋伏,今儿说不定还得苦战一场。

“谁?!”

这么想着,手中左右挥转了下那柄长三尺余的阔口长刀。刀光划破一阵子模糊的视野,竟是有个清澈嘹亮,似男非女的声音警戒地自他身前传来。

转瞬间面前就寒光闪现,亏得韩文清底子好反应快,向右闪身躲了开来。那人似是不依不饶,仗着这昏天暗地的环境再接着连放,一时间破空声撕裂了韩文清面前的那阵黄烟,他反转手腕,一斜一挡,硬生生截下几发。抖入手心,定睛一看,竟是几枚小巧锋锐的袖箭。

“楚云秀?”他疑惑,端详后提高声调道。看这袖箭的样式,倒是与烟雨楼高手楚云秀所用的一般无二。

大漠长嘶了一声,抖抖鬃毛似乎为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感到不耐。那人没了言语,韩文清高声又喊了一遍,对方依旧是不答应。

而沙幕之后这身形瘦削,蔽于浓荫之下的高髻女子,正是烟雨楼的楼主楚云秀。说来也怪,这么一个使得一手好袖箭的奇女子,干嘛非得跑到官家地盘上闹腾呢?明知近日来大名鼎鼎的御北将军韩文清得胜归来,他们这些做暗面生意的,若不是得了大买卖,谁会找不快活呵!听了这叮咣的金属相撞的声音,再转念一想如此轻易便拦下自己绝技还能一眼认出袖箭来路的————除韩文清不作他想。

“你不必管这事!”楚云秀也是来火,胸前挂着的半块玉质字章似乎微微发着热。思及苏沐橙怕是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楚楼主咬咬牙,重申:“韩将军,此事系我爱人安危,不可怠慢,还请让出路来。”

爱人?莫非是李华?韩文清皱了下眉头,收了孤烟入刀鞘,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将欲调转马头的同时,背后传来楚云秀清朗的一声“谢了”,似是被这声音提醒,他猛地抬起头,策马回鞭,银亮的战甲和马鞍摩擦发出沉闷的响声,烟雾顿被激起一阵波澜。听见那人不依不饶般模样,楚云秀也被马蹄嘚嘚声吵恼了,头也不回地挥出几只袖箭。那些寒光凛冽的小东西分布成极为刁钻的三角,却是完全封锁了韩文清的来路。本想阻挠他一阵子,没料想韩文清抽刀出鞘,臂膀大开大阖地一甩,带起的刀风将袖箭全数改变了方向,再无半分威胁。

浓眉一蹙,韩文清斥马疾行,心中方千转百回。他算是琢磨出楚云秀这话中的不对出来了。世人皆道烟雨楼楼主楚云秀和李华为眷侣,可身为朝廷重将、不时与这些个高手在江湖上有些许摩擦,也因此深入了解过这个豪气的女人的韩文清,可就知道这位楚楼主,心中喜欢的可是郡主苏沐橙。

那还是当初叶修酒宴后偶然提起的短短一句话,韩文清猛地回忆起来,心中警铃大作————苏沐橙那是何等角色?说她离叶修最近也毫不为过。楚云秀这般焦急神情不似作假,难不成、难不成京城出了乱子?可要是确实如此,她楚云秀为何知晓?

韩文清心绪杂乱不已,也不与楚云秀绕弯子了,张口喊道:“你是如何知晓苏沐橙出事的?”

楚云秀猛地停下,声音隔着漫天黄沙听来仍是满含怒气:“虚茧!今日晨沐橙赠我的虚茧中写了‘身陷危急,速来救援’!”

韩文清从未听闻甚么“虚茧”的名目,但早已信了八分。向身后弥漫天地之间的黄沙一望,丝毫不见大军的影子。他攥起拳头,咬牙,策马顺着官道疾驰。如今叶皇帝都可能有危机了,哪还顾着慢慢磨蹭等大军赶上?

大漠一听主人号令,身为灵驹即刻撒开蹄狂奔起来,带起的风将沙雾卷起,远远看去如同龙卷卷过般,甚是煞人。

韩文清却是不知,他这一去,正正好撞在了某个心心念念和他过招殴架的王爷枪口上。

tbc


freetalk:啊这里用了一个虫师设定,虚茧大概就是一种古代通讯器的很厉害的东西。

顺便恢复一下更新时间,应该会正常一阵子吧……?


评论(3)

热度(16)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