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a

就是一个闪厨而已,其他随缘。

已经病了的言金党人。没粮好饿。

【结界组】境界轮回

sama大人的一个视频引发的脑洞

没怎么写过结界组,但觉得这么好的梗不玩简直可惜

*现代背景注意

*没捉虫,小小的爆了一下肝√

境界轮回

00

八云紫,以间妖之名。

01

“灵梦,你在看什么?”同行的金发少女戳了戳同伴的胳膊,女孩浑然不觉。

这是一趟从新宿区出发的列车,晚间二十三点没什么人在,电车车厢里空空旷旷,只传来电子女声报站的声音。

灵梦死死攥着冰冷的扶杆,金属的触感刺激着她的神经末端。电车外是隧道黑暗的无尽的映像,风声呼啸而过。

“看到了么?”她说。

有那么一瞬间,魔理沙差点惊讶的叫出声来。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黑发少女旁如鬼魂般出现。她走得那么慢,那么优雅,甚至还撑着一柄硕大、古典的阳伞。不知为什么,魔理沙甚至无法移动自己的脚步,她无论怎么努力睁大眼睛,却看不清对面仅隔十余米的长发遮盖下的面庞。

灵梦抬起头,蝴蝶结滑落下来,黑影接住了它。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自己被一种力量击溃————对面的人,很明显,一个女人,夺目的脸蛋,曼妙的身材,包括她那柄阳伞和那双眼,都让灵梦无所适从。她伸出手试图夺回蝴蝶结,惊惧却在一瞬间顺着脊椎攀上肩头。

地铁里灯光惨白。魔理沙张了张口,明显的瞠目结舌的模样。

“那个…………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魔理沙惊魂未定。地铁已经变成一个牢笼,鬼故事般不思议的事她刚刚亲身经历。定定神,紧了紧背包的肩带,她望向呆愣着的灵梦:“喂,我们提前一站下吧,简直像是异变一样……”

灵梦点点头,伸手习惯性的理了理头发,却发现蝴蝶结不翼而飞。

她迅速地回头。黑暗中紫色的巨大瞳孔收缩了一下,仿佛不堪这来自少女的冷漠的凝视,扑闪间消失不见踪迹。

“走吧。”少女道。

02

“博丽同学,请你再说一遍丢失的物品,说慢一点,我好详细记录。”

身穿警服的男子望向对面目光放空的高中生。女孩显然正值最美好的年龄,也许是十七岁吧,红色的方格子织物以柔软状态的披在白皙的大腿上,夕阳斜进警署,少女细腻的侧脸被昏黄的光线染得祥和而明艳。黑曜石的眼眸折射着阳光,星辰的碎片般耀眼。

“一共五件。一只短毛猫,一条领带,一套巫女服,一只诺基亚手机和两箱蜂蜜。”

警察有些诧异,抬起头来:“这些东西,都不怎么贵重啊……除了那部手机。怎么,能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么,真的不是恶作剧?”

灵梦摇摇头,“如果说是恶作剧,还不如说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才偷了手机。”没有蝴蝶结的绑束,灵梦索性就让黑发披散下来,倾斜在肩头上,幽幽生光。

“喺——————”

警察吓了一跳,座椅后传来一声怪异的猫般尖叫。他拍了拍座椅四周的墙壁,有些恼火地喃喃:“最近没有闹老鼠啊……”

而另一边灵梦站起身,将警署招待她的水一饮而尽后躬身:“谢谢您,我想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取消报案,麻烦你们了。再见。”

她真的就那么拉开玻璃门,踏着还未沉入海洋的阳光离开了警署。警察呆呆地看着她逆着光的青春的背影。

“蜂蜜这个月我喝了两瓶,领带每个工作日都会打在领子上。短毛猫是邻居家的,我和它玩耍的时间超过了三个小时。巫女服……这大概是特殊癖好吧,似乎有点想起来了,你和上次那只眼睛、拽走我蝴蝶结的混蛋好像是一伙的?”

灵梦自言自语着,心情出奇的好。也许今天涩谷的风也应景吧。

警察不知道的是,在他回过身的一瞬间,打着橙色蝴蝶结的黑猫从巨大的裂缝中钻出,龇牙咧嘴地向少女挥斥了下肉嫩的爪子,抓破空气,呲呲生响。

03

接近夏日,海洋吹来的暖湿气流让整个日本笼罩在惬意的温度中。

“5月4日,晴,土日。”

灵梦斜靠着树干,树叶相间,太阳投下的光斑散落在她已显得有些厚重的毛呢裙上。似乎是热了,灵梦扯开领结,把外套脱下挂在臂间。抬起一只纤细而幼嫩的手臂,她眯着眼享受五月的微风。

学校围栏旁有家远近闻名的章鱼烧店,此时毗邻角落的她鼻尖能捕捉到似有似无的章鱼烧气味。街道上人流还没多起来,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抢着姐姐的冰淇淋。

这是博丽灵梦第一次与八云紫相见的场景。

高挑的女子撑着阳伞,在灵梦面前投下一片阴影。灵梦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八云紫小心地提着短毛猫走出裂缝的场面。狭长的裂缝中眼睛眨了眨,又如同被劈开的水般合上。

灵梦依旧维持着最初的姿势,丝毫没有要挪动身体的意思。她笑了笑,如同时不时刮过的微熹的风般令人舒适。“看来猫也是被连累的吧。”

短毛猫一被放下,就警惕的四处打量着。待确定没有了危险,它撒腿往灵梦的方向狂奔,却撞进了八云紫的怀里。

“我的占有欲大概到了连猫都无法忍受的程度。”八云紫丝毫不觉得自己针对一只奶猫的行为有何过分之处,声音如同诱惑人类吞下禁果的萨麦尔般富有磁力,“八云紫,一只间妖。”

“博丽灵梦。想必你知道,要不然也不必针对我。”灵梦伸了个懒腰,从紫手中接过受了不少惊吓的猫,掸了掸校裙上的草屑,“你看起来不像是斯托卡,也不像个欧巴桑。这样小绝在你那呆着应该不会太受难吧?毕竟它是邻居家的猫,在我手里死掉不是很好呢。”

灵梦久久未得到回答,疑惑地抬头,正撞见八云紫那双深沉的紫色眸子中自己的倒影。

紫金色卷曲的长发和着风飘拂,光辉耀眼。

“蜂蜜能还我了吗?”

灵梦突然感到一阵被看穿的不安,她有些不悦,没什么好气的抬头询问。

“你还是像从前……”八云紫笑着摇摇头,阳伞转开一道与之前相同的狭长裂缝,从那之间,一只染着红指甲的女孩的手泄愤般丢出一箱蜂蜜来。灵梦惊呼了一声,正准备扑出去将纸箱抱在怀中,却投入了八云紫的怀里。

动了动头,猛地发觉那柔软的东西是什么后————灵梦觉得脸上发烧,她像是被烫到般跳开,指着裂缝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弄坏我的蜂蜜?”

女孩探出头来,虎牙张扬地闪着银光,声音如同猫般尖利:“你的小绝为什么要我来照顾!它又烦又笨,怎么能让蓝大人————呜呜”

那只涂着红指甲油的青葱般的爪子被另一只大得多的手捉住揽进怀里,灵梦只来得及看清两种尾巴缠绕着消失在裂缝中的情景。

“……什么嘛。”抱起蜂蜜,灵梦头也不回的走向教室的方向,“别对我的巫女服做奇怪的事情!”

少女清水般透彻的声音随着软风飘过来,紫愉快地笑笑,回了一句:“逃了体育课,小心被逮着噢。”

少女脚步一顿,继而加快了步伐,逃一般地离开了令人窘迫的操场。

像从前一样……什么故作深沉的家伙,从前根本不认识你————肯定是斯托卡一个!

04

少女,月光,DVD。

灵梦摩挲着从蜂蜜盒中拆出的光碟,很明显是私人刻录的,表面只有刻录时间。

两小时前她回到家,干渴的很便想拆一瓶蜂蜜喝喝。然而箱子虽然沉甸甸,却只剩下一瓶蜂蜜来。一封显得很雍容的烫金信封,还煞有介事地盖着戳,躺在箱底。剩下的便是几摞光碟密密匝匝胡乱摆放着,显得很是杂乱。

“启信佳。

亲爱的灵梦小姐,为了表示借走您私人物品的歉意,我斟酌再三还是落笔写了这封信。

巫女服和领带由于雨水的突然而被弄湿,三天后我将前往您的宅邸,届时将会归还与您。

您的诺基亚手机过于陈旧了,紫大人决定让我给您重新购置一款较为新型的,在此询问一下您的喜好,您可以通过附在文后的固话号码与我联络。这个服务不会收取您任何费用,请尽管使用。

至于您的猫,它在我们这里的四天里受到了良好的照顾这点还请您放心。由于多年饲养着猫,我也算是一个资深的养猫者,这点与您说不定还会有共同语言。

另外,橙(就是那只黑猫),她虽然很顽劣,对于小绝抢了紫大人和我的视线有诸多不满,但事实上她照顾它时比我们都要认真。请不要因为她的无礼而错认她。

不好意思地提一句,这次给您附在信中的十万日元是用来赔偿您的损失的。但是如果您方便的话————可否为我带一袋‘秘制匠坊’的油炸豆腐————如能做到,万分感谢!

                                                             ——————八云蓝”

“什么嘛……”灵梦把十万日元的票子抽出来甩了甩,声音似乎很沉闷。她揉揉眼睛。一切都得到解释了,那么这些光碟呢,这么多,让她怎么办?扔掉还是卖掉?

目光转向DVD机的灵梦抱怨了声,随手将光碟放进去。电视吭哧吭哧开机,画面闪了出来。

最初是一阵大雨。貌似是神社的古旧建筑物下,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女孩抱着巨大的扫帚。

雨中八云紫走近,阳伞收起后她对着女孩说了些什么。女孩惊讶地睁大眼睛……放映结束。

按照刻录时间,灵梦挑挑拣拣又放了一张时间最近的进去。这时女孩大概变大了一号,像是抽条的竹节般亭亭。女孩身边笼罩着红色的雾气,她不耐烦的和一身黑的魔法使冲进了红雾。

下一张。明明是春天却飘起了雪花,红色的巫女又去寻找异变。下一张,占据天空的巨大月亮,紫和女孩一同向着没有尽头的夜晚冲去。下一张,60年一次,花开满了大地。不知所踪的少女淹没在花海。下一张,神社有了竞争对手。下一张,地底的妖蠢蠢欲动。下一张、下一张……

少女的故事似乎永不完结。

灵梦越看越焦灼。她不知为什么全身都被汗所浸湿,而放进最后那张碟时,她的手近乎颤抖。

“你好,我是八云紫,一只间妖。

请问,如果你是博丽的巫女,你记起来了么?”

灵梦惊惧地叫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弹跳,离开了屏幕很远。

她想起来了……为何她会惊恐,为何她会那般焦灼,因为光碟中的女孩,和她有着一张相差无几的面孔!

05

出乎灵梦的意料,在周末清晨阳光正好时叩响了私宅的门的人不是那什么八云蓝,而是紫本人。

她没有带着那柄阳伞,温和地笑着,手中挽着那叠衣物。如果不是她那显得超脱时代的长裙,简直像个邻家的大姐姐。

灵梦刚从床榻间撑起来,只穿着一件素白的睡裙。紫内敛地笑笑,目光注意着少女美好的曲线,如水仙花般清透而优美。灵梦对这视线感到不悦,收下巫女服和领带就转身准备回去补眠。谁知她刚刚把八云紫关在门外,对方就在她踏进卧室的瞬间出现在她眼前。

“我想我得告你个擅闯民宅。”

“人类法律毕竟制裁不了我。喏,新手机,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紫走近她,将她的手盖上手机冰冷的外壳,紫的手也如同无机物那样凉。

八云紫的眸中分明还想说些什么,但她垂下头,无奈笑笑后,如同她来时那般消失在卧室。

灵梦的眼前模糊起来,不知是为了什么。

06

夜间,新手机振动起来。短讯来自唯一的联系人“紫”。

“很久之前有个巫女问我,人类是否能像妖怪一样赛跑得过时间。

我回答她不能。但她又问了一次,很执着很执着。

我便说,就像博丽的巫女一样代代都是人类,代代守护着结界,代代庇佑着幻想乡。她们也许只是闪烁着的烟花,只是一瞬而过的流星,但她们却最有力,最特别。

直到有一天,我爱上了一个博丽巫女。

她叫博丽灵梦。

在她衰亡之前,我答应她:无论怎样,当我再次遇到她,我都会说声:‘初次见面,我是八云紫。’”

灵梦也不知道,她究竟忘却了谁。




评论(2)

热度(14)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