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右|鬼番鬼|鬼我|妇蜜+吉人蜜|拉郎贵乱爱好者|红魔only
 

【东方同人】四季

这是一篇抑郁症患者的产物。

请不要当真,关于私设的部分。

*请不要介意画风问题

*血腥描写有

一 、重生之冬

「众神眷顾的幻想乡」吗?

博丽灵梦搓了搓手,继续执起竹条扫帚清扫起神社门前的积雪。

世界被突如其来的大雪打得猝不及防节节败退,白色冰冷的柔软絮状物——我们把它称之为雪的东西,覆盖着幻想乡。塞钱箱上也积了厚厚一层,白色倒不讨人厌弃,博丽也没有刻意地打扫它。

望着天空中缓缓出现在视野中的白点,望着他们渐渐地消失,伴着风做短暂的舞蹈后落幕,望着这偌大天幕下可悲可怜的人类,灵梦忽然想大喊,想哭泣,想一头扎进这寒冷刺骨的世界里,然后溺死在神赐予的温柔中。

“灵梦。”

魔理沙出现在神社中,她似乎从没有学会走正门的习惯,此时正略有些诧异地扶了扶黑尖帽的帽檐:“你怎么了?”

灵梦缓缓地打量着她,从冻的略微发红的手指到沾了些雪粒的黑衣再到埋藏着不安的眼,她浑身战栗了一下,似乎通过辨认熟悉的友人把自己从神秘的空间中拉了出来。

“没事。”

灵梦轻声说。她的双眼注视着苍白的天空。

“下雪了吗?咲夜。”

陶瓷器具碰撞所发出的一些清脆却绝非悦耳的声音传进娇小的吸血鬼耳里。她敲了敲空了的玻璃碗,金属勺与碗口相撞迸发出“叮”的一声。

十六夜咲夜稳稳地将茶具摆弄好,提腕将红茶从略微发烫的茶壶中倒下,散发微微茶香的淡红色液体引得吸血鬼淡淡地笑。

“大小姐,下雪了。”

咲夜拉开帘,看到红魔馆门外素白的地面,玻璃窗上结了一层冰花,她轻声建议:“要不要叫美铃回馆里?”

蕾米莉娅没有回答她。

她转过头,对上吸血鬼痴迷的眼。

“咲夜,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也是个雪天。”

那目光温柔而缱绻,仿佛正洞穿了时光往过去回溯。

庭院里西行妖开得妖艳而霸道,攥取了无数人的目光。

伴着纷纷的落花,地面上激起一层圆弧状扩散的白雾,剑光在这美景下似乎也袅娜成了镜花水月中一吹即散的倒影。

剑入鞘的那一刻,淡蓝色的裙摆出现在她面前。

她抬起头,似乎有些不确定,隔着白雾问:“幽幽子大人?”

“午茶是小点心,”对方轻轻在笑,声音却仿佛来自天际般遥不可及,“佐上新雪和西行妖之花瓣碾成的花糕,滋味妙极。”

妖梦睁大了眼,忽又闭上,“幽幽子大人,八分饱即可。”

“唉。”

那人轻轻答,帽上的是雪还是血?她已分不清了。她已堕落在这雪的温柔中了。

天狗焦急地等待着。

她在这守了几天了,厚厚的雪已把她埋成一个活脱脱的白色雕像。这样反而隐蔽些,她自嘲的想。

她来这是为了藤原氏的新闻,虽说这种天气东奔西忙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总比没有的好。

竹林中巨大的火鸟飞行着,翅上的火焰将稍稍靠近些的积雪都熔化了,却巧妙地避开了每一根竹子,不至于酿成灾祸。

火焰的惊心动魄的颜色惊动了蛰伏在雪底的蛇虫,一时间竹林充斥着动物爬行的细微声响。

“妹红!”

上白泽的角反射着雪光,刺进藤原眼里。她半眯起眼,打量着对方,忽地收了火翅,足尖触及地面时的一点声响被松软的雪接纳,悄无声息。

“辉夜她……”

话语被剧烈的动作打断,妹红的火爪撕裂空气劈断一片未长成的竹子。它们带着绿倒下,结束短暂的生命。

“不死有什么好!”慧音只感觉捏在自己肩头的手带着惊人的烫意,背后是雪彻骨的寒,“不死有什么好!不能死去的活着有什么好!彻天彻夜的绝望、悲伤、哀嚎!你看着她离你而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藤原有眼泪吗?

慧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伴着撕心裂肺的大笑,孤寂而落寞。

「四季之冬」

fin

可以看出这一篇的cp分别是主角组,红魔组,冥界组,还有竹林、不死的三角关系。

嗯……写到妹红那段心疼的很,这里给她一个爱上人类的设定。

所以说【小声】慧音和公主其实是单箭头——因为藤原爱的人类就是我吖~\(≧▽≦)/~

评论(3)
热度(8)
© 圈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