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a

就是一个闪厨而已,其他随缘。

已经病了的言金党人。没粮好饿。

【叶韩】古风无题 chapter2

贴吧的走这儿

*私设架空不喜勿入

*需结合上文食用

*以下正文↓

CHAPTER2

  话说这肖时钦自进了蓝雨府就觉出不对劲来了,府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扫地的老翁。待他细细询问,方知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群人去了群英碑林。

  “现下不是清明时节,也没有大的战事,为何要去祭扫?”肖时钦纳闷。喻文州是礼部尚书,跟打仗八竿子打不着,为何要跑到群英碑林去?

  却见那老翁摆摆手,笑道:“喻大人自听到工部的消息后就说‘怕是有贵人要来’,然后吩咐我好好招待。至于大人去干什么,我是一概不知的。“

   肖时钦此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无奈苦笑,道:“既是喻尚书不在,我也不好叨扰了。下次再来府上拜会罢。”说着便退了出去。徒留那老翁在原地摇头,喃喃些“果真神机妙算”之类的感叹。

   却说喻文州一行人自走进了群英碑林,就发现了叶修几个的踪迹。黄少天大大咧咧地,功夫又高,便蹑手蹑脚想要去吓他们一吓,被喻文州抬手拦住了:“少天,别过去。叶陛下他们怕是在怀念旧人。你这一过去,甭谈陛下,苏大小姐都怕是要恼的。”

  黄少天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就是对他这位名义上的上司不敢违逆,此时也只得打消了顽皮的主意。

  “少天,有句话叫‘山不过来,我便去山’。现在可是要将这话反过来,变为‘我不去山,山便过来’才更妥当了。”

  “文州有什么法子不成?”黄少天静下来准备凝神细听,这位足智多谋的礼部尚书可是“四大谋士”之一哩。

   喻文州笑了笑,未做什么回答,走向的确是那群英碑林的入口。

  依稀地,黄少天似乎觉着听到了一句模糊的呢喃。

  “时钦怕是到了呢,不好教他久等呵。”


这厢孙小王爷骑着那古怪的机关马一路向北奔去。这机关马的脚力实非寻常马匹可比,奔驰时踏得官道犹如擂鼓般雨点似密集的蹄声。远远的,官道旁田中的人家劳作时偶尔抬起头一望,就发觉一阵扬起的尘土如黄风刮过,等到尘埃尽散,已看不到人马的身影了。

  却说这马的主人肖尚书对孙翔不会驾马的担忧却是不需的。孙翔来金陵郡是为了与黄少一战顺便讨个说法的,他们俩的性格点个炮仗就能炸起来。来时的路上遇到了肖时钦府上的那位女总管戴妍绮,对方询问他的来意,他是个实心眼便一一具言。谁知那戴总管嘟囔了一句“又不带我们家尚书玩”这种无法理解含义的话语后,就拉过他的衣袖,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嘀咕了些“驾马”“机关”“技巧”的词语,孙翔听得一头雾水。戴妍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便往他手里塞了片羊皮纸,用染红了的草杆子圈着,接着便说了一句直接导致孙翔盗【?】马的话:

“我家尚书随身带着的那匹马,只要你能说服他,你就可以随意骑!算我的!”

戴妍绮的本意是想让孙翔与肖时钦同驾一驱,最好还是一前一后地坐着,要是孙翔能把她家尚书圈怀里就再好不过了。然而她那句有些隐晦的话到了孙王爷脑袋里就直接转换成了“肖时钦的马戴妍绮说随便用”,便有了这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不过孙翔也并非那种会夺人所爱之辈。他从皇城过来时是与神机营的周泽楷和外交大臣江波涛一起慢慢步行来的,因此在喻文州那儿得知韩文清归来的消息后才生出了盗马的念头。

快点!再快点!孙翔此时心里头就这么一个念想。控制功率的那个拨盘被他拨到了最大码。一定要赶在韩文清到皇城之前迎上他!不然自己的计划怕是要泡汤!

可异变突生,那边机关马约莫这样如飞似的奔驰了几盏茶的时间后,渐渐慢了下来。孙翔起初还不甚在意,后来一看这马竟是要停,终于急眼了。

“这什么破马啊?怎么说停就停呵?!”孙翔骂了一会儿,无法,抬眼望见前面官道不远处有一个似是茶棚的地方,只得拖着马往前走,马蹄还在地上刮出一道道醒目的痕迹,那声音孙小王爷听着只觉得牙根发酸,连带着腮帮子也疼了起来。

到茶棚喝了一碗凉茶,孙翔火气消了一点儿。这一路奔来就只是沿着官道走,也没顾上走了多少路程。要是不远的话,莫不是还可以走着跑着赶他一赶……孙翔正摸着下巴琢磨着,茶棚主走过来,声音里全是惊讶:“客官你那匹是机关马嘛!老夫今个儿可算见到正主了。你就是肖时钦不成?”

孙翔听见肖时钦的名讳吃惊地抬头,之前急匆匆地没打量,此时才发现这茶棚主的年纪也不过三十上下,蓄着胡渣,整个人虽然有些颓然但是还能看出英气。“你是?”

“老夫是老夫喔。你是肖时钦嘛,小伙子挺不错啊,造出那东西老夫都差点认不出来,真人不露相阿。”魏琛重重地拍了一下孙翔的肩头,孙翔没防备住一下子脸就扎进了那粗瓷青花大碗里。辛亏之前把茶喝干了,不然怕是要满脸茶水。

孙翔本还想客气点的询问他此地距皇城的距离,他这么一个动作和丝毫没有歉意的表情彻底惹怒了王爷。他没好气地啧声:“嘿,老东西,你这棚子距离最近的驿馆有多远?怎么走?皇城离这儿多远,韩文清的军队到了没有?”

 他这一连串的问题砸的魏琛反应不过来。他转着茶杯,慢慢回答:“老夫可不是老东西……最近的驿馆大概两里吧,直走就有。皇城还有三里多,至于韩将军的军队……”

他忽然噤声,笑得春光灿烂:“肖尚书,您这茶钱给了麼?老夫记性不大好,怕是要再收一遍阿……”

TBC

怎么办好像肖魏这个拉郎很有爱ORZ


评论(2)

热度(8)

©圈a | Powered by LOFTER